腊♂鸡

三发小甜饼

#忘记拿毛巾
#三潘三向
    自两人同居以后,潘子就忙前顾后变本加厉地围着吴三省转悠,变本加厉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吴三省。
    “三爷,早饭做好了在桌子上,衣服叠好了在枕头边了。”
    “三爷,我看天气预报说降温了要不要加衣服?”
    “三爷,晚上吃醋鱼怎么样?”
    “三爷,脚收一收我要扫下地。”
    “三爷,脚收一收我要拖下地。”
    “三爷,洗澡水准备好了。”
    “三爷,临睡前要不要喝牛奶?”
    “三……”“打住!”
    潘子收了声,看着吴三省。“快快快你快去洗澡吧一会咱就睡觉了赶紧的。”
    潘子就这么一路几乎是被迫的被撇进了浴室。
    吴三省听着里面的水声满意地舒了口气。
    “三爷……”“又干嘛!”“我……没拿浴巾……”
    随手从柜子里翻了条干净毛巾,噔噔噔大踏步走到浴室门前,几乎是带着怒气地Duang一脚踹开了浴室门。
    潘子怎么都没想到他三爷会这样给他递浴巾。
    吴三省也怎么都没想到潘子就这么站在浴室门口处。
    空气凝固了。
    潘子全裸的站在浴室里,吴三省穿的板儿正站在浴室外。
    “……潘子谢谢三爷。”“…………”
    吴三省回想起那两秒所看到的,不由得眯了眯眼。
    春光无限好啊。
    身材真不错啊。

#烟瘾
#三潘三向
    潘子的烟瘾很重。
    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干这一行的,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总得有点精神寄托吧?可是潘子不那么看重钱财,也不愿意沉迷于女色,毒品更是不可能去碰。所以烟和酒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这烈酒虽好喝多误事,仇家那么多难免会有什么突发情况,而烟又会让人清醒。
    所以,抽烟。这一来二去就沾上了烟瘾,戒不掉了。虽然也是伤身体。但是这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更何况不定什么时候就挂了谁他妈要在意那么多?
    “这几天你给老子戒烟。”
    奈何潘子这几天被传染了流感,咳嗽的厉害。于是乎吴三省就逼着潘子这几天戒烟——直到感冒彻底好。偷偷抽?不好意思手头烟全部上交而且在铺子里也能形影不离地看着就算出去办事了抽没抽烟这些他吴三省还是有能力有办法能分辨这烟是不是潘子本人抽的。
    “三爷,”烟瘾发作的潘子一脸痛苦地对吴三省说,“您就让我抽颗烟吧。”
    “就那么想抽烟?”
    潘子点点头。
    “过来。”吴三省从盒子里拿出根白沙点上,叼进自己嘴里狠狠抽了一大口,捏着潘子下巴就对了上来。
    一吻放开,“抽到了吗?”

#感冒
#三潘三向
    吴三省感冒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
    潘子感冒了,刚刚无情地嘲笑完他“哈哈哈哈这么大的人了在长沙也能感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吹牛哔说自己很久很久都不带感冒一次的。紧接着,就他娘被传染了。
    现在俩人并排站在阳台上打喷嚏然后开了窗透气儿。
    “三爷,吃药吧。”长沙的冬天还是挺冷的,湿冷湿冷的冻人。潘子劝着吴三省。“老子体格好着呢休息几天就能好了用不着吃药。”吴三省吸着鼻涕带着厚重的鼻音说。
    他吴三省就不信这个邪了这么一小小的感冒他都抗不过来?
    “那位病人请不要乱动手上的针会串皮的。”
    是夜,在潘子的陪同下打了退烧针的吴三省现在在楼下就近一家小诊所挂水。
    这两天就他妈一直在打脸!!
    唉,自己还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年轻了啊……以前几乎不会感冒,现在就因为感了个冒闹到小诊所挂水!回去的路上吴三省郁闷地想着。
    “三爷?咱到家了。”
    吴三省回过神来,悠悠下车,刚走出车里的暖风就不禁打了个寒噤。潘子见状赶紧从后座拽出一厚外套裹在吴三省身上。“还冷吗?”
    吴三省摇摇头。他总觉得和潘子在一起的时候无比安心。
    “潘子。”“三爷您说?”“背我。”
    管他老没老呢?当下活的开心不就好了?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