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鸡

#颈花
#梗源叶瑾颜
#黑瓶 花邪 潘三 二环 胖云(虽然不想让bl和bg共存但是……)
(主萌潘三潘所以会多两个。)
(其他cp的人名我就不打标签占tag了。)

0.没有人渣。

1.栀子花:永恒的爱
    “张爷,你看,咱俩有花了哟!”“……我知道。”张起灵仍旧淡淡的回答对花花这种问题格外兴奋的瞎子。
    “!!”现在张起灵总算带着点惊讶表情看着主动把后颈凑到他眼睛跟前的黑瞎子。“哑巴快闻闻,咱俩这小白花香不香?”
    张起灵把脸转开,不去看他。等瞎子的兴奋劲过去了,他才好好端详了一下他们后颈的白栀子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花——虽然并摸不出来什么,却是低下头,少有的弯了弯嘴角。

2.油桐花:情窦初开
    “吴邪哥哥……”“卧槽!”
    吴邪让这一声“吴邪哥哥”吓了一跳,打了个激灵回过头,发现刚才正是解家少爷解雨臣捏着嗓子和吴邪来的这么一句,现在正笑盈盈看着他。
    “小花你突然整这么一出干嘛!”“小三爷,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要娶我吗?”吴邪挺不自在的摸摸鼻子,脸有点红,“提这事干嘛。”
    “你看。”解雨臣转过身,指着后脖颈上那朵油桐花对吴邪道:“跟你的一样的。”

3.狗尾巴花:暗恋
    “三爷,”在冬天过去换下棉衣后,潘子突然认真地对吴三省说,“您后脖颈上那是……狗尾巴花?”
    “我知道。”吴三省头疼地看着在感情方面迟钝的不行的潘子,顿了一下,“你也有。”
    看着面部表情急剧变化并僵住的潘子,吴三省摇了摇头走了过去,捧住潘子的脸——
    是时候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4.茉莉:莫离
    大清早,吴二白就看见解连环背对着镜子使劲扭着头,好像在找什么。
    “呦环子,起这么早?”
    解连环太专注于镜子和自己的后颈,以至于要不是吴二白走到他跟前说话他都没意识到吴二白的到来。
    “我……不是……我穿的一直都是高领,这两天闻到味道才意识到……”“也就是说花都出来了你都不知道是谁的?”“因为这不可能啊……”
    “我的。”“吴老二你别自作多情了!要是……”却在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花时一下子哽住。“你看这样不是挺好吗?”吴二白笑着抚上解连环的那朵茉莉花。

5.天竺葵:你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胖子最近很高兴。
    因为他从几个组合起来的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花终于不是没有颜色的了。
    天竺葵花团个头不小,火红火红的。
    “云彩!”

#颈花
#潘三?三潘?
#时间轴这种东西无视吧反正是架空的产物
    “呦,我们大潘开花了啊!”
    潘子瞥了嬉皮笑脸的胖子,难得的没和他斗上几句。
    “人家那是早就有了,你没看见而已。”吴邪凑过来插了句话。
    “诶不过一直没听你说过,你那是和谁的花啊?”“够别致的啊大潘,别人基本上都是带花瓣的花,你可好,狗尾巴草。”吴邪和胖子一句一句的讨论着潘子后脖颈上的狗尾巴花。
    潘子耳朵有点发红了。
    “你就说一下,这是谁的花,胖爷我保证守口如瓶不说出去。”胖子摸着下巴,颇有些软磨硬泡不问出来不罢休的意味在里面。
    鬼才信。
    潘子仍旧一言不发,突然就站了起来,他感到此时脸上和火烧一样。
    “死胖子你问那么多干嘛!”
    “诶呦,大潘脸红了!究竟是谁的花啊?我……”
    “我的。”吴三省从铺子外面走进来。潘子就赶紧叫了声“三爷”就站了过去。
    “?!!”吴邪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胖子则由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小天真和花爷是,瓶仔和瞎子是,就连天真他二叔和他环叔解连环都是一对,也没有什么不能发生的了。
    “三叔……”“大侄子现在开始关心起你三叔了?”

#颈花
#潘三?三潘?
    “你说,”吴三省盯着潘子后颈的狗尾巴草,“我和我初恋最起码还是个丁香,”顿了一下,“跟你倒好,狗尾巴草。”
    “真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恋情长什么花啊。”
    潘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罢了。”吴三省一揽潘子的肩,“只要有花,谁 他 妈在意是什么花。”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