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鸡

2018-7-1 生贺

#忘记发出来的生贺
#童年线有
#不要问我为什么南方有高粱
  六岁时。
“混小子!又跑哪去了?滚回家吃饭!”
一个人影偷偷摸摸的从高粱地里溜出来,刚刚想溜进家门,就被大人揪住了耳朵。“又跑地里抓蛐蛐玩去了?”男孩身上满是被高粱地里锋利的高粱叶划的口子。
“不是说了不让你去地里玩吗?怎么又跑出去!”看着扬起的巴掌,男孩索性站直身子,闭紧眼睛,等着被打这一下。
“算了,今天不打了。”妇人收回手,往屋里走。“今天你生日,我明天再打。”
男孩蹦蹦跳跳把牛牵进栏,跑回院子。

十六岁。
“我不去。”
“去吧,当几年兵去。”
“不去。好铁不打针,好男不当兵。”
坐在田里的老爹磕了磕旱烟烟枪,笑着,接着劝了半天。
“当几年兵再回来。等回来了给你娶媳妇儿”
少年撇了撇嘴。
妇人端着面,“吃碗面吧,吃碗面去征兵处登记啊。”
面条还是高粱面条。老爹仍旧喝着高粱酒。
走的时候,他们一群人戴着大红花,笑的相当阳光灿烂。

二十六岁。
在三爷这当伙计也有几年了。因为身手好,忠心,办事利落,一路被提拔到三爷左膀右臂的位置,也有了不少名声。这名声,都是靠他的不要命,一股子疯劲闯出来的。道上也有人阴阳怪气叫他疯狗。但他完全不在乎这些。
“命是三爷救下的,当然得好好报答。”
看着身上的伤疤。他是疤痕体质,有点浅浅的划伤都会留印记。有童年时草木划的,有战场上枪林弹雨留下的,新一点的,是近几年来下斗、挡刀子挡枪子伤的。
“过去这么久了啊。”

三十六岁。
“以后万一我出了什么事,护好我大侄子。”
“那是一定的,三爷。”
   三爷在,听三爷的;三爷不在,听小三爷的。
    虽然不知道三爷为什么突然要说这句话。
  “小三爷也要接个古玩店?”
  “是啊潘子,帮我问问我三叔,能不能给我几件镇店的物件?”

  四十六岁。
  放下面条,急匆匆地赶往小三爷约的地点。
“小三爷?”
“三爷的日子,不是人过的。”
“小三爷,你扛不住的。”
…………
“老子失什么都会休克,就是不会失血休克。”
“别顶嘴,会死的。”

“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就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啊!”
“大胆的往前走!”
…………

——END——

腊鸡♂:
  说实话原书里除了那首歌,跟高粱真没啥关系。但是我觉得跟高粱杠上的肯定不止我一个#(滑稽) 
  做阅读理解时候看到高粱地抓蝈蝈那一段想起来的梗#(滑稽)
  我觉得看了好多生贺都写成祭文了,然后我……也跑偏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