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鸡

#ABO设定#潘三向#

#abo设定

#潘三向

三.

    是什么呢?

    潘子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能帮三爷解决生理问题,而且两个人都能爽到,互利的事嘛,而且他并不反感。这本不应该掺杂什么其他的杂念在里头。

    但是。

    三爷只是因为omega的生理问题找上他的。

    只是因为这样。

    想到这一点,潘子竟然会有点不可名状的失落感。

    这段关系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大概等三爷找到那个合适的,可以托付终身的alpha?

    啧。

    矫情。

    自己真是矫情啊。什么时候为了情啊爱啊这么矫情过。

    潘子试图说服自己,那只不过是单纯的生理上的问题罢了,这之间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情愫的。那可是三爷啊,威震长沙,道上什么牛鬼蛇神都要惧惮三分的吴家三爷啊。

    但要是为了什么虚无缥缈的情啊爱啊兜兜转转冥思苦想夜不能寐的,那就不是他潘子了。别人不愿说的就不要去多问,自己想不通的就不要去再想。

    潘子摇摇剩的那半瓶二锅头,站在阳台上接着一口一口喝。

   

    果然,酒量再好也扛不住喝的急。

    破天荒的,潘子因为头天晚上喝多了结果第二天迟到了。

    “怎么才来?”

    吴三省皱着眉看着腕表。已经十分钟了。

    凌晨三点,一群人拎着装备走在路灯都没亮的大街上,去赶车。

    为了避人耳目,赶路最好趁早。

    一路上潘子没少反思,第二天要出发去倒斗,自己第一天怎么还喝上酒了。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要去的地儿挺远的,长途,潘子上了车就开始补觉。后来醒还是被人捅咕醒的。

    “行了行了,睡差不多得了。”潘子睡的迷迷糊糊刚想发作,一看见是吴三省坐他旁边薅着他耳朵呢,立马就精神了。

    “这个地方呢,多山,算是在深山里头。一会过去呢,先乘客车,再摩的,再深了就得步行了。”吴三省指着地图分析,一口长沙话说的溜。

    再简要交代了几句,就结束了谈话,剩下的也得到地方随机应变。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这时候吴三省也觉得有点困了,就翻身去上铺睡了。

    一个伙计拿出一副扑克,一群人在另一卧铺兴高采烈地打起牌。

    “哈哈哈哈看我的一条长龙。”

    “同花顺同花顺!你们管不上我可就跑了!”

    “胡了!”“胡你麻痹这又不是打麻将。”

    上铺的吴三省皱皱眉,心说这群家伙打个牌都他妈这么闹腾,翻了个身朝里躺着。

    “行了行了,要打牌去你们那车厢打。”潘子本来兴致也不高,直接一把把牌收了塞那伙计手里,“没看见三爷睡觉呢吗,去去去,隔壁去。我就不打了,我在这看着东西。你们四个刚好斗地主。”

    买的是车尾的位置,所以也没人经过。这可算是清净了。

    alpha的味道弥散在车厢里,吴三省这个omega闻着难受的很,直接让潘子把能开的窗户全都打开了。初冬的风一灌进来,吴三省不禁打了个寒战。

    吴三省手垂下去,刚好碰到坐下面的潘子发顶,“诶潘子,”

    “我那啥装你包里了,给我拿一下。”

    虽然还没到下一个发情期的日子,但是吴三省还是会在下斗之前吃一些,以防万一。

    “给您。”

    潘子递过去的时候碰到吴三省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就把外套也递上去。吴三省也不推脱,拿过来就披上躺着了。

   

    下了火车,又折腾了老久才接近目的地。吴三省直接下令就地扎营,第二天走到地方直接下铲子。

    篝火旁,潘子在煮干粮,吴三省借着亮光研究资料和地图。潘子不时转过头看看吴三省,越看着越觉得他家三爷长得真他妈帅。

    “直看着我干嘛?”吴三省也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潘子。

    “我……”潘子语塞,也想不出什么借口搪塞过去。刚好那边扎营扎好了,打破了尴尬局面。一群人围在一起拿着饭盒分煮干粮。

 

#ABO设定#潘三向#

#abo设定

#潘三向


(前篇请戳这里:

http://mazimanshitianfujineng476.lofter.com/post/1f62dc47_ee708987)


    二.


    昨天都发生什么了?

    发生什么了?

    好像是自己给三爷打了电话听见声音不对劲,就匆匆忙忙跑来三爷家了,然后……

    潘子有点心虚的看着身边睡的正香的吴三省。

    天才蒙蒙亮,目测也就四五点钟的样子。潘子却坐不住了,他急需做点什么来冷静一下,梳理一下乱的像毛线团一样的思路。

    于是等吴三省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盛在保温盒里的粥和一碟小菜,都是他爱吃的。

    盒子底下还压了张字条:

    三爷,趁热吃。

    很明显潘子是没等吴三省醒过来就先跑路了——其实他也跑不到哪里去,只是不想在那种情景面对三爷罢了。

    不然他要怎么说?

    干巴巴的问声“早上好”?问句“昨晚感觉怎么样”?

    扯淡,简直扯淡。

    于是此时此刻,潘子待在堂口,忙着各项事宜,心里面却想的全是他三爷吴三省,心里想着一会见到三爷了要怎么说,怎么打招呼,怎么解释……

    却不料吴三省来了,看见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过问,还只是不咸不淡的问着最近的事务。

    伙计还是伙计,老板还是老板。

    都不是那种会因为一夜情之类的东西就婆婆妈妈纠缠不清的人。这种行为模式,对谁都没好处。

    反正看三爷也没有发难,那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必纠结那么多了。

    反倒是吴三省显得有些在意了。

    说是在意其实也不尽合适,但是又想不出什么别的词来形容。

    怎么说呢?

    其实……还……

    挺舒服……

    吴三省不由得脸上有点发烫。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反正又不会生娃,自己也爽到了,本来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你情我愿。而且省了买抑制剂的钱,抑制剂还得每天用个一两次,这个可好,打一炮管事好几天,而且没有抑制剂头晕乏力的副作用。

    甚好甚好。

    就不知道潘子怎么想。

    ………………

    “三爷,您找我?”

    几个星期后,潘子在收到吴三省的短信后从堂口下班直接去了吴三省家。

    “来帮三爷我泄泄火。”

    见潘子没有什么反抗的情绪和动作,吴三省直接就捏起他下巴吻了上去。

    吴三省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们之间这种畸了形的关系。

    大概算是炮友?

    然而又不只是那种仅仅停留在肉体上浮于表面的感情。

    是什么呢?


    (大概到目前就是潘子挺喜欢他家三爷但是怂,觉得他配不上,吴三省觉得他对潘子不仅仅是那种肉体的需要但又没觉察到自己本心……嗯就这样没毛病)


鬼劫太太的图,宋子榛太太的梗,我的……辣鸡文……

http://1104ghost.lofter.com/post/1e55bcbe_12bb76ff

有授权。

这两天期中考试,实在没空写祭文啦……至于其他的嘛……翻到P2!

莎丽:我上辈子一定欠了编剧百八十万。

三潘三向
纯粹是为了自己画着爽的而画的东西……
草图我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