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鸡

对的原著是雷欧幻像的这泥石流一样的ooc是我的。

用心想画用jio产出  系列。

人体可废了……

胖潘R级本《守夜》,
买到了拍下来和大家分享。
有人看吗?
走评论网盘链接。
QQ  1726039133
打不开找我我给你发。

Hi,我正在使用百度网盘,给大家分享"胖潘同人R级本《守夜》",快来看看吧~https://pan.baidu.com/s/1K_1V9SSq1Z7ebstSSU2v8w

虽然我人体很崩,但是……我有一颗勇敢的心啊!
照着别的图画的,那张图不全,我就……

三发小甜饼

#忘记拿毛巾
#三潘三向
    自两人同居以后,潘子就忙前顾后变本加厉地围着吴三省转悠,变本加厉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吴三省。
    “三爷,早饭做好了在桌子上,衣服叠好了在枕头边了。”
    “三爷,我看天气预报说降温了要不要加衣服?”
    “三爷,晚上吃醋鱼怎么样?”
    “三爷,脚收一收我要扫下地。”
    “三爷,脚收一收我要拖下地。”
    “三爷,洗澡水准备好了。”
    “三爷,临睡前要不要喝牛奶?”
    “三……”“打住!”
    潘子收了声,看着吴三省。“快快快你快去洗澡吧一会咱就睡觉了赶紧的。”
    潘子就这么一路几乎是被迫的被撇进了浴室。
    吴三省听着里面的水声满意地舒了口气。
    “三爷……”“又干嘛!”“我……没拿浴巾……”
    随手从柜子里翻了条干净毛巾,噔噔噔大踏步走到浴室门前,几乎是带着怒气地Duang一脚踹开了浴室门。
    潘子怎么都没想到他三爷会这样给他递浴巾。
    吴三省也怎么都没想到潘子就这么站在浴室门口处。
    空气凝固了。
    潘子全裸的站在浴室里,吴三省穿的板儿正站在浴室外。
    “……潘子谢谢三爷。”“…………”
    吴三省回想起那两秒所看到的,不由得眯了眯眼。
    春光无限好啊。
    身材真不错啊。

#烟瘾
#三潘三向
    潘子的烟瘾很重。
    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干这一行的,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总得有点精神寄托吧?可是潘子不那么看重钱财,也不愿意沉迷于女色,毒品更是不可能去碰。所以烟和酒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这烈酒虽好喝多误事,仇家那么多难免会有什么突发情况,而烟又会让人清醒。
    所以,抽烟。这一来二去就沾上了烟瘾,戒不掉了。虽然也是伤身体。但是这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更何况不定什么时候就挂了谁他妈要在意那么多?
    “这几天你给老子戒烟。”
    奈何潘子这几天被传染了流感,咳嗽的厉害。于是乎吴三省就逼着潘子这几天戒烟——直到感冒彻底好。偷偷抽?不好意思手头烟全部上交而且在铺子里也能形影不离地看着就算出去办事了抽没抽烟这些他吴三省还是有能力有办法能分辨这烟是不是潘子本人抽的。
    “三爷,”烟瘾发作的潘子一脸痛苦地对吴三省说,“您就让我抽颗烟吧。”
    “就那么想抽烟?”
    潘子点点头。
    “过来。”吴三省从盒子里拿出根白沙点上,叼进自己嘴里狠狠抽了一大口,捏着潘子下巴就对了上来。
    一吻放开,“抽到了吗?”

#感冒
#三潘三向
    吴三省感冒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
    潘子感冒了,刚刚无情地嘲笑完他“哈哈哈哈这么大的人了在长沙也能感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吹牛哔说自己很久很久都不带感冒一次的。紧接着,就他娘被传染了。
    现在俩人并排站在阳台上打喷嚏然后开了窗透气儿。
    “三爷,吃药吧。”长沙的冬天还是挺冷的,湿冷湿冷的冻人。潘子劝着吴三省。“老子体格好着呢休息几天就能好了用不着吃药。”吴三省吸着鼻涕带着厚重的鼻音说。
    他吴三省就不信这个邪了这么一小小的感冒他都抗不过来?
    “那位病人请不要乱动手上的针会串皮的。”
    是夜,在潘子的陪同下打了退烧针的吴三省现在在楼下就近一家小诊所挂水。
    这两天就他妈一直在打脸!!
    唉,自己还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年轻了啊……以前几乎不会感冒,现在就因为感了个冒闹到小诊所挂水!回去的路上吴三省郁闷地想着。
    “三爷?咱到家了。”
    吴三省回过神来,悠悠下车,刚走出车里的暖风就不禁打了个寒噤。潘子见状赶紧从后座拽出一厚外套裹在吴三省身上。“还冷吗?”
    吴三省摇摇头。他总觉得和潘子在一起的时候无比安心。
    “潘子。”“三爷您说?”“背我。”
    管他老没老呢?当下活的开心不就好了?
   

    从2012等到2015。
    从2014年的817走到2018的817。
    第十三年,我们还在啊。

(PS:14年的头像不知道存哪去了)

#颈花
#梗源叶瑾颜
#黑瓶 花邪 潘三 二环 胖云(虽然不想让bl和bg共存但是……)
(主萌潘三潘所以会多两个。)
(其他cp的人名我就不打标签占tag了。)

0.没有人渣。

1.栀子花:永恒的爱
    “张爷,你看,咱俩有花了哟!”“……我知道。”张起灵仍旧淡淡的回答对花花这种问题格外兴奋的瞎子。
    “!!”现在张起灵总算带着点惊讶表情看着主动把后颈凑到他眼睛跟前的黑瞎子。“哑巴快闻闻,咱俩这小白花香不香?”
    张起灵把脸转开,不去看他。等瞎子的兴奋劲过去了,他才好好端详了一下他们后颈的白栀子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花——虽然并摸不出来什么,却是低下头,少有的弯了弯嘴角。

2.油桐花:情窦初开
    “吴邪哥哥……”“卧槽!”
    吴邪让这一声“吴邪哥哥”吓了一跳,打了个激灵回过头,发现刚才正是解家少爷解雨臣捏着嗓子和吴邪来的这么一句,现在正笑盈盈看着他。
    “小花你突然整这么一出干嘛!”“小三爷,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要娶我吗?”吴邪挺不自在的摸摸鼻子,脸有点红,“提这事干嘛。”
    “你看。”解雨臣转过身,指着后脖颈上那朵油桐花对吴邪道:“跟你的一样的。”

3.狗尾巴花:暗恋
    “三爷,”在冬天过去换下棉衣后,潘子突然认真地对吴三省说,“您后脖颈上那是……狗尾巴花?”
    “我知道。”吴三省头疼地看着在感情方面迟钝的不行的潘子,顿了一下,“你也有。”
    看着面部表情急剧变化并僵住的潘子,吴三省摇了摇头走了过去,捧住潘子的脸——
    是时候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4.茉莉:莫离
    大清早,吴二白就看见解连环背对着镜子使劲扭着头,好像在找什么。
    “呦环子,起这么早?”
    解连环太专注于镜子和自己的后颈,以至于要不是吴二白走到他跟前说话他都没意识到吴二白的到来。
    “我……不是……我穿的一直都是高领,这两天闻到味道才意识到……”“也就是说花都出来了你都不知道是谁的?”“因为这不可能啊……”
    “我的。”“吴老二你别自作多情了!要是……”却在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花时一下子哽住。“你看这样不是挺好吗?”吴二白笑着抚上解连环的那朵茉莉花。

5.天竺葵:你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胖子最近很高兴。
    因为他从几个组合起来的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花终于不是没有颜色的了。
    天竺葵花团个头不小,火红火红的。
    “云彩!”

#颈花
#潘三?三潘?
#时间轴这种东西无视吧反正是架空的产物
    “呦,我们大潘开花了啊!”
    潘子瞥了嬉皮笑脸的胖子,难得的没和他斗上几句。
    “人家那是早就有了,你没看见而已。”吴邪凑过来插了句话。
    “诶不过一直没听你说过,你那是和谁的花啊?”“够别致的啊大潘,别人基本上都是带花瓣的花,你可好,狗尾巴草。”吴邪和胖子一句一句的讨论着潘子后脖颈上的狗尾巴花。
    潘子耳朵有点发红了。
    “你就说一下,这是谁的花,胖爷我保证守口如瓶不说出去。”胖子摸着下巴,颇有些软磨硬泡不问出来不罢休的意味在里面。
    鬼才信。
    潘子仍旧一言不发,突然就站了起来,他感到此时脸上和火烧一样。
    “死胖子你问那么多干嘛!”
    “诶呦,大潘脸红了!究竟是谁的花啊?我……”
    “我的。”吴三省从铺子外面走进来。潘子就赶紧叫了声“三爷”就站了过去。
    “?!!”吴邪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胖子则由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小天真和花爷是,瓶仔和瞎子是,就连天真他二叔和他环叔解连环都是一对,也没有什么不能发生的了。
    “三叔……”“大侄子现在开始关心起你三叔了?”

#颈花
#潘三?三潘?
    “你说,”吴三省盯着潘子后颈的狗尾巴草,“我和我初恋最起码还是个丁香,”顿了一下,“跟你倒好,狗尾巴草。”
    “真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恋情长什么花啊。”
    潘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罢了。”吴三省一揽潘子的肩,“只要有花,谁 他 妈在意是什么花。”

   

成语十题
敲黑板:潘三or三潘向!!
#十题(仅第十题)
#潘三向

在邓夏司同志的爱与正义的威逼下总算写完了,走评论链接。


成语十题
敲黑板:潘三or三潘向!!
#十题
#潘三or三潘向都有自行分辨
一.欲言又止
  “三爷……”
  “干嘛?”
  “没事没事。”
  吴三省:这家伙到底想干嘛?欲言又止一早上了!
  潘子: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他比划了半天的那件高领遮不住脖子上的印子?

二.疑神疑鬼
  自打潘子发现三爷的性格开始不时变化的时候,就开始更加小心翼翼的对待着吴三省。
  万一真不是一个人,抱错了怎么办?
  当吴三省发现了潘子过度的小心翼翼疑神疑鬼时,直截了当敞开天窗说亮话:
  “潘子你就记住,喝茶的就是他,老子才不爱喝茶,爱喝酒。”

三.虎视眈眈
  在两人双向暗恋表明心意后潘子表示在他们双向暗恋未表明心意的时候不难看出吴三省的虎视眈眈。
 
四.一心一意
  潘子对吴三省有多忠心是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的。无论别人给多大的好处想要挖角,也只是直白的拒绝:你不是三爷。
  都说潘子是条只有吴三爷能拴住的疯狗,是个一心一意对吴三省对吴家尽忠的疯子。
  一心一意,从未忤逆。

五.明日黄花
  作为伴侣来说,潘子对于吴三省简直是“三从四德二十四孝”式的顺从,即使吴三省失踪了,也依旧尽自己全力守着那些属于吴三省的东西,遵守着那些在别人看来明日黄花的规矩。

六.无可救药
  “三爷说……”
  每当吴邪听见潘子对自己对别人说出这句话时就默默摇摇头。
  没救了没救了简直无可救药了。
  “潘子。”
  “诶小三爷?”
  “要不你考虑考虑给我三叔出本语录?”

七.如痴如醉
  “潘哥,潘哥!”
  “……”
  “你到底听没听见我叫你啊,这几天你如痴如醉看什么呢?”大奎好奇地凑过来看。
  只见潘子手里看着一本《文物鉴定入门教程》,旁边桌子上放着一本《挑选好茶一百招》
  “…………”

八.心灰意冷
  天晓得潘子在吴三省失踪的那段时间是以怎样的心情过下来的。
  或许早已经就心灰意冷了,但是心里面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去见三爷了。你机灵点,给我和三爷有个好的交代。”
 
九.白驹过隙
  十多年了啊。
  吴三省打着一把黑布伞,站在潘子的衣冠冢前。
  过往,走马灯一样一幕幕映在眼前。从初见时的意气风发,到腥风血雨中的并肩共行,最后到……连他的尸骨都找不回,自己只能跟这衣冠冢大眼瞪小眼。
  二三十年时间白驹过隙,终于等到了一切都结束了,转身却发现,那个曾经说要一起住养老院的人,不守信用自己先走一步了。